邊陲明珠丨京族哈節 神秘的古風遺俗

2019-03-05 11:02:06   來源:東博社

南海波濤日夜守護著的京族,是中國 56個民族大家庭中人數較少的民族之一。大約在15 世紀左右,部分京族人民先后從越南陸續遷徙到了如今的廣西防城港東興市,定居于平江鄉被稱作“巫頭”“山心”和“萬尾”三個充滿傳奇色彩的島嶼上,過著以捕魚為主農耕為輔的生活。幾百年來,京族在生息繁衍的過程中,沉淀下了許多獨具民族特色的文化風俗。

京族人民歷來重視與喜愛歌唱,在京族語言中“哈”即為“歌”,而“哈”又有“吃”的含意,因此人們就把祭祀神靈祖先、進行歌舞娛樂和節日餐飲結合的日子稱為“哈節”。以歌唱貫穿整個祭祀祖先、神靈與節日的集會場地——類似祠堂的建筑,也就隨之被稱作“哈亭”了。哈節源遠流長,它積淀著京族的古風遺俗,見證著京族的成長歷程,是京族文化的載體。


哈節的古老傳說

哈節的形成與京族祖先的創業密切相關,京族人民把他們祖先征服自然、戰勝邪惡勢力、建設家園的艱苦創業精神,反映到了一個美麗的神話傳說之中,即鎮海大王鏟除蜈蚣精的傳說。

相傳京族三島一帶原是一望無際的大海,海中的白龍島上住著一只蜈蚣精,凡是經過的船只,必須奉獻一個人給它吃,否則蜈蚣精便興風作浪,打翻船只,吞食漁民。長期以來,蜈蚣精成了這一帶的大禍害。智勇雙全的神仙鎮海大王幫助這一帶的人民鏟除掉了這只害人的蜈蚣精。蜈蚣精被斬成三段,頭變巫頭島,身變山心島,尾變萬尾島,就是現在的“京族三島”。

京族祖先為了感謝鎮海大王除妖滅害的大德,便尊奉他為護島神,并為之立哈亭供奉,每年都到海邊將其迎回哈亭來祭奠,這就成了京族人一年一度的傳統節日——哈節。

關于哈節的來歷,還有另一個傳說:古時候有一位歌仙來到京族地區,以傳授歌舞為名,動員京族人民起來反抗封建統治者的反動統治,受到京族人民的敬仰,故后人修建“哈亭”,內設他的神位紀念他。由于他的歌聲優美動聽,深受人們喜愛,京族人向他學到了許多歌,又以歌傳歌來贊頌他,每年到了約定的日子都要唱哈祭神。久而久之,每年一次的唱哈便成了京族人最盛大的民族節日。


節日的盛裝

京族民間文學《米碎姐和糠妹》中說到,米碎姐 3 歲沒了娘,父親再娶,后母虐待米碎姐,母親化鳥護女,天子在哈亭選美,米碎姐穿著鳥兒提供的綢衣和花鞋趕到哈亭和天子對歌……這里的“綢衣”正是京族的傳統服飾。舊《防城縣志》載:“男衫長過膝,窄袖袒胸,腰間束帶;女衫長不遮臀,褲闊……” 京族傳統服裝以白色等素色為主,不加花飾,簡樸美觀。

由于當地氣溫較高,京族人的衣服大都用較薄的布料或絲織料制成。用綾羅綢緞、蠶絲織品或香云紗制成的衣服,不僅輕薄涼快,而且耐曬、耐洗、易干、防水性好,深受京族人的喜愛。

京族女子內穿菱形遮胸衣,繡有精美圖案,俗稱胸掩,是女子常用的裝飾品之一。據民間相傳,這種裝飾性的“胸掩”,是在京族先民遷居三島之前由東漢伏波將軍馬援所贈的。當年伏波將軍來到交趾,見婦女所穿同男人一樣袒胸,感到不甚文雅,便親自為她們設計了一塊美觀的“胸掩”相贈。從那時起,婦女便穿起“胸掩”來了。京族人民對伏波將軍是很敬重的,江平鎮紅坎村還建有伏波將軍廟。

京族女子服裝色彩較為豐富,而且不同年齡的女子穿著服裝的顏色也有所不同。青年女子通常穿白、青或草綠色的上衣,褲多為黑色或褐色;中年婦女喜穿青色或淺綠色上衣配以黑褲;老年婦女多穿棕色衣或黑衣黑褲。女子的下裝與男子的無異,也是既寬又長,蓋過腳背,看上去像輕柔飄動的長裙。


祭祀重地:哈亭

哈節的各項活動主要是在“哈亭”內舉行。最早的哈亭比較簡易,只是木柱草蓋的小亭子。經過不斷的修葺、改建,后來發展到木石磚瓦結構的廟宇式建筑,現今哈亭的修建更是融入了現代建筑工藝,采用鋼筋混凝土結構,更加堅固美觀。

哈亭內的圓柱上都雕刻著記述京族歷史的楹聯或詩詞,據說有些楹聯從哈亭建立之初就有了,一直流傳至今,有幾百年的歷史。如刻在正殿離神位最近的兩副楹聯:“風云一遍白騰江上接威靈,社櫻兩會青史邊中垂火烈”和“古在南邦成原例山河之永固,今朝北國敬嚴存社棱之遺風”,就是京族先民生活的真實寫照。

“哈亭”的建筑形式古樸、美觀、繁簡各異。較大型的“哈亭”內,祭祀場地兩側設有階梯形的賓客坐席,這是專供村里輩分最高、為修建此“哈亭”和籌辦“哈節”捐資投物者所設立的。座次的順序,也是以貢獻功績的大小從高到低論定。   

在中國,大多數民族在祭祀時,一般只在緊靠神位的地方擺放一張供桌,但京族的供桌不僅遠離神案至少 4~5 米,而且數量多達十余張不止。這些從各家精選而來,大小、高低一致的方桌,一字縱隊地向“哈亭”門外的海濱沙灘排列開,長約十幾米。每張供桌上都放滿了香燭蠟簽、鮮花瑞草和各種食品。蔚藍色的天幕下,插在供桌兩邊場地周圍的五顏六色的龍鳳旗迎風招展,“哈亭”內外一派莊嚴、肅穆,人們在忙碌中等待著祭祀時辰的來臨。


哈哥哈妹齊“唱哈”

哈節的主要活動除了祭神拜祖外,還有一個重要的活動內容——“唱哈”。以前傳統“唱哈”的主要角色有三人,即一個男的叫“哈哥”,又稱“琴公”;兩個女的叫“哈妹”,又稱“桃姑”,這三個人都是特地從越南請來的。“唱哈”時由哈妹輪流演唱,哈哥持琴伴奏,當哈妹唱完一句,哈哥便依曲調撥奏三弦琴一節,如此一唱一和一伴奏。自 20 世紀 80 年代恢復唱哈節后,“唱哈”的都只有哈妹,沒有哈哥,而且這些哈妹都是本地培養的。

“唱哈”時,在哈亭中間鋪一張草席,主唱的哈妹赤腳站在草席中間,邊唱邊用手里的兩根小竹棍合著歌聲敲打節奏;其余幾個哈妹坐在主唱哈妹身后,由其中一人敲著竹制的梆子伴奏。當哈妹唱到精彩處時,旁邊有人負責敲擊鼓、錢應和,將“唱哈”的氣氛推向高潮。直到主唱的哈妹倦了,再轉由另一個哈妹出來主唱。唱哈活動從迎神的當晚就開始了,但時間不長,只能算是“唱哈”的序幕,哈妹們簡單演唱幾曲,中間穿插幾個舞蹈,大約持續一個小時。從第二天祭神起,“唱哈”分下午和晚上兩段,唱哈活動正式開始。哈妹們跳著“進香舞”“花舞”“跳天燈”“竹竿舞”等哈節的祭祀舞蹈以及一些新編排的反映京族人民生產生活的舞蹈,唱著內容豐富的“哈歌”。

“唱哈”中演唱的“唱哈詞”多有歌本流傳,以“字喃”寫成,內容包括民間宗教信仰、京族的歷史傳說、漢族的古典詩詞、情歌以及反映京族人民生產生活新面貌等,都是由京族人民十分熟悉或喜聞樂見的故事編寫而成。

有歌怎可無樂?哈節上最吸引眼球的還有獨弦琴演奏。京族獨弦琴,屬彈撥類弦鳴樂器,因獨有一根弦而被世人習稱為獨弦琴。事實上,獨弦琴在京族民間稱匏琴,或稱獨弦匏琴,京族語即直呼旦匏,是中國古代流傳下來的一種古老樂器。

新式的獨弦琴,造型仍舊樸實簡單,琴盤之上還是那一弦一桿,但質感卻很精致古雅。尤其那優美柔和的音色,更是極富表現力:既能細膩地描繪自然景象,又能淋漓盡致地展現人的思想感情和內心世界。欣賞獨弦琴的表演,但見指彈手扶間,且聞中琴聲悠悠,你自然會沉浸于不同的音樂境界:或風平浪靜,海闊天空;或潮起潮落,波逐浪涌;或柔情似水,裊繞動人……


哈節上的柔美舞姿

為了增加節日的熱鬧氣氛,還要挑選身姿秀美,能歌善舞和善于操琴的“哈妹”、“哈哥”數人,充當“桃姑”和“琴師”以進行舞蹈表演和伴奏。“哈節”中的舞蹈基本分為:祭祀性舞蹈以及表現勞動生活和贊美愛情的歌舞兩大類。“哈節”的祭祀活動一般長達三至五天。

 第一天要舉行最為隆重的“迎神”儀式,而且歌舞內容也最為豐富。祭祀儀式開始后,首先由主祭者帶領人們迎接來自海上、天宮各位神靈、祖先進入神位,緊接著是向諸神敬酒和獻禮。這時由四位身著粉紅色絲質長衫、黑色長褲,頭扎紫羅蘭色發帶被稱作“桃姑”的京族淑女,伴隨祭鼓翩翩起舞。充滿青春活力的“桃姑”們在勸慰神靈飲酒的《進酒舞》中,反復以雙膝微顫的三角步進退往復于神案前,同時雙手在胸前表演從小指依次輪指帶動手腕轉動的“輪指手花”和兩手互繞、手指輪轉拉開的“轉手翻花”等柔美舞姿,以表達京族少女對諸神的愛戴和崇敬。        

“哈節”的第二天,除重復前一天的祭祀儀式外,有資格就坐于“哈亭”內席位上的人,將進入“坐蒙”活動,即觀看娛神節目并品嘗節日糕點。   

接下來的兩日,在繼續“坐蒙”之后,四位身著粉紅色長衫的“桃姑”,將為“娛神”而表演《燈舞》。她們把立于小碟中的燃燭,分別頂于頭上、托在掌心,在鼓樂伴奏聲中穿梭起舞于神案前。舞蹈動作集中在兩臂和手腕部,上身挺拔、雙膝微屈,整個舞隊的圓場步如行云流水般飄逸,而雙雙轉動的手燈,似螢蟲飛舞,流光四溢使人目不暇接。姑娘們的每一伸手、投足,無不體現著京族人民對神靈的崇敬、虔誠和對生活的熱愛。這情景使人們不禁聯想起京族古代有以“明燭祭神”和“昏夜引船返航”的習俗。

《燈舞》的結束開啟了亭內外人們與詠隊歌聲的閘門,如潮的歌聲此起彼伏,還逐漸加入由近及遠的人聲和笑聲,形成一曲曲人間的祥和之音飄向廣闊的夜空。

(記者/林涵)

(責任編輯:lvxg)
相關熱詞搜索:

Copyright 2006-2013 廣西《中國—東盟博覽》雜志有限責任公司 桂ICP備14000177號 桂公網安備 45010302000186號 版權所有

白小姐是谁